穿越腹黑美嬌娘相公我寵你第1章 打歪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華哥,你不能再喝了。你要是喝醉了,香香嫂子又要罰你跪搓衣板了。”

“她敢!不是我跟你們吹,在我們家,我就是山上猛虎……”

“香香嫂子就是打虎的武鬆,對吧華哥?”

“狗屁!你們香香嫂子就是小綿羊。”

“你就吹吧。”

“不信,我這就打電話給你們瞧瞧。”

醉眼朦朧的安華拿出了手機,手指在螢幕上裝模作樣的亂點一通後,把手機放到腮邊就吼了起來:“香香啊,我在外邊跟朋友喝酒呢。有點喝多了,趕緊燒好醒酒湯,等我回去喝……你管我啥時候回去……啥,怕涼了?涼了就再熱唄,你冇腦子啊?”

安華收起手機,一臉得意的問眾酒客:“咋樣?男人,就得給婆娘立點規矩!”

出乎意料的,一桌子五六個客人,此時居然冇一人應聲,反而全都一臉玩味的望向安華身後。

“你們看啥呢?”安華茫然的回過了頭。

“安華,你長本事了哈,還想讓老孃給你做醒酒湯?”

安華身後,一個年輕女子雙手叉腰,一臉的冷笑。

“咦,香香?你啥時候來的……彆動手,我錯了——”安華像是見到鬼一般,發出一聲驚叫,就想往桌子底下鑽。

他快,香香更快,一隻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就揪住了安華的一隻耳朵。

“走,老孃這就回家給你做醒酒湯。喝不完,你就彆想睡覺!”

“猛虎”安華就這樣,被“小綿羊”香香揪著耳朵拽出了包間。

“喂,哥幾個,香香難不成真會給安華這小子做醒酒湯?”

“他想得美!估計,那醒酒湯就是香香的洗腳水。”

“哈哈哈哈……”

………

“嘿嘿,女王陛下,幸虧您現身及時,要不然,這桌酒菜又該我掏錢了。”酒店門口,安華覥著臉對香香說道。

“少說好聽的!”香香一聲大吼,“說,以後還敢不敢揹著老孃出來喝酒了?”

“不敢了不敢了,要是再敢,就讓雷神劈了我!”

“哢——”

月朗星稀的夜晚,天空忽然響起一聲雷鳴。

“啊——”安華嚇的一哆嗦,可隨即,他就傻眼了。他的“女王陛下”香香,居然躺倒在地,頭髮上還冒著黑煙。

“偶買噶的,打歪了!唉,酒喝多了,手上也冇準頭了。”天上,一個尖嘴猴腮的神仙低著頭望著躺倒在地的香香,一臉尷尬的自言自語。

第二天,本地電視台播出了一則新聞:昨夜,我市一女子受到雷擊昏迷不醒,醫院方麵透漏,該女子極有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

邱香香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中的一切場景,居然都是古代的。所有場景,像是電影快進一般,飛快在夢中接連不斷的閃現著。

夢中的劇情,講的是一個女孩子的生活。

這個女孩子名叫林奴兒,出生於大明朝金陵城一個官宦家庭。林奴兒是家裡唯一的孩子。在林奴兒十三歲時,父親受到同僚的連累獲罪入獄。林奴兒的家也被朝廷抄了。

失了依靠的林奴兒和她母親,隻好投奔了鄉下的舅舅。不久,林奴兒的父親病死於獄中,母親也因傷心過度一病不起,隨著父親去了另一個世界。

林奴兒的舅舅,是個好吃懶做之人,舅母更是為人刻薄。在林奴兒父母雙亡之後,狠心的舅舅和舅母,便把林奴兒賣到了金陵城中一家名為“紅‘袖’招”的青樓。

紅‘袖’招的老鴇,為林奴兒改了個名字,喚作“秋香”,並安排她給頭牌名妓柳蝶衣當了丫鬟。

到了這兒,邱香香的夢境戛然而止。

“頭好疼。”

邱香香醒了過來,感到頭疼欲裂。

“秋香姐,你終於醒了!”一個聲音傳進了邱香香的耳中。這聲音有些沙啞,也聽不出是男聲還是女聲。

秋香姐?誰是秋香姐?難道安華這傢夥在看電視,這是電視機裡的聲音?

邱香香睜開了眼睛。

入目之物,是一根黑漆漆的房梁,和蓋在房梁上同樣黑漆漆的蘆蓆。

嗯?我這是在哪兒?

邱香香晃動腦袋,想打量一下身處何地。她看到的下一個東西,就是一張臉孔。那張臉膚色黑黝黝的,都快趕上她方纔看到的房梁和蘆蓆的顏色了。

這好像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小男孩吧?

再仔細一看,這個小男孩的衣服好奇怪呀。你看他,青衣小帽的,這不是古裝劇中家丁的裝扮嘛。

“你誰呀?從哪兒冒出來的?我這又是在哪兒?”邱香香茫然之下,一連串的問那個小男孩。

那小男孩一怔,詫異道:“秋香姐,我是黑子呀,你不認識我了嗎?咱們這是在紅‘袖’招的柴房啊!”

啥玩意兒?秋香姐?黑子?紅‘袖’招的柴房?這都哪兒跟哪兒呀?

邱香香驚愣之下,一下坐了起來。

再仔細一打量四周,隻見自己身處一個四麵都是土牆的房子裡,那牆壁同樣黑漆漆的。屋子裡,除了一堆木柴,再無它物。

屁股怎麼這麼硌得慌?低頭再一看——額滴個玉皇大帝呀!說好的軟綿綿暖融融的床鋪呢?怎麼會是稻草?

等等,我不是接了閨蜜的一個電話,然後就去抓偷著跑出去喝酒的安華了麼,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了?

再等等,我這穿的什麼衣服呀?怎麼也怪模怪樣的?這好像是古代人的衣服呀!

悠忽,一道靈光在邱香香腦海中閃現,她慌忙抬起雙手摸向自己的頭髮——雙丫髻呀雙丫髻……

秋香!紅‘袖’招!他喵的,老孃剛纔做的那個夢,居然成了現實!老孃這是穿越了啊,還是魂穿!

邱香香呆若木雞了,半天都冇有言語。

“秋香姐?”那個名叫黑子的小男孩,弱弱的叫了一聲。

“啊?黑子是吧,我這……咋回事?”

邱香香想了半天,腦海中居然隻現出了林奴兒被賣到紅‘袖’招那天的場景,之後的事情,卻一點資訊都冇有了。這是斷片兒了呀!

黑子答道:“秋香姐,你真的不記得了?我昨天失手打碎了一個茶杯,蝶衣姑娘拿起凳子就打我。我一躲,剛好你站我旁邊,凳子打歪了,就打到了你的頭上。然後,你就昏迷了……”

黑子說話的音量越來越弱,直到止聲。

邱香香無奈的苦笑了起來:蝶衣姑娘,你真牛!凳子打歪了,居然把老孃給打穿越了。你咋不上天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