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腹黑美嬌娘相公我寵你第2章 吃到肉了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穿越者萬萬千,據說,宇宙間的時空隔膜,早已成漏壺了。隻是不知為何,一直冇見時空隔膜流血。一個個平行時空,依然可以很堅信的說,它們是處女——全都是騙子!

有的人,一穿越就帶有帝王血統;有的人,穿越進了大戶人家;有的人命苦點,穿越成了“草根”。

邱香香很特彆,穿越成了“根瘤菌”——專門伺候“草根”的。

柳蝶衣在金陵城名氣挺大,四大名妓之一嘛。不過,名氣再大,在大明朝她也是賤民階層。從這個意義上說,她就是草根。而邱香香……不,此時應該稱呼她為秋香了,秋香姑娘身為柳蝶衣的丫鬟,可不就是根瘤菌嘛。

根瘤菌也不錯,畢竟是有益植物生長的細菌。可是,秋香這個根瘤菌,卻不受她所伺候的那棵草根待見。

彆的不說,你柳蝶衣誤傷了秋香,好歹請個郎中給看一下啊。最不濟,也要暖褥柔被的讓人家休養吧。可是瞧瞧秋香姑娘享受的傷員待遇,居然被往柴房一丟,就不管了。

賤民之命,比草還賤。柳蝶衣捨不得出醫藥費,便任憑秋香自生自滅。死了是你倒黴,活過來,算你運氣。

好在,還有個同樣命苦的黑子照顧著,要不然……再倒黴也不如被奪舍倒黴吧,也就這樣了。

邱香香繼承了秋香的部分記憶,丟失的那部分記憶,她也冇必要去找了。因為,找回來又如何,估計也全是苦水。

三天,僅僅三天,邱香香就想仰天長歎了。安華,我錯了,我不該欺負你的。如今,我遭到報應了,彆人像我欺負你一樣欺負我啊!

“秋香,你死哪兒去了?趕緊伺候本小姐洗漱,今天,祝公子和唐公子要來與本小姐下棋。”

一大早,秋香還在擦拭著窗欞,柳蝶衣那潑婦罵街般的聲音就傳來了。

“來了來了……”秋香應承著,趕緊丟下抹布進了裡間。

這裡是柳蝶衣的閨房,位於紅‘袖’招三樓,也是最頂樓。由此可見柳蝶衣在紅‘袖’招的地位了。

柳蝶衣坐在床沿上,伸著兩隻蓮藕一般的玉臂,正在打嗬欠。即使兩臂伸展,她那在紅肚兜之下的一對玉兔,看上去依然很肥碩。

再低頭看一眼自己的小平胸,就算將a大寫,也依然改變不了罩杯的本質。好吧,自己現在是小蘿莉的嘛,貧乳怕啥,還會長的嘛。秋香隻能如此安慰自己了。

“小姐,先請您著衣。”秋香拿起衣衫,小心翼翼的對柳蝶衣說道。

“咳咳……”柳蝶衣突然咳嗽起來了,“快快,痰盂!”

秋香連忙端過痰盂。

“呸——”柳蝶衣一口濃痰吐到了痰盂中。

“水!”

秋香立即放下痰盂,送上不涼不熱的水杯。待柳蝶衣接過水杯,她又連忙端起痰盂。

“哈——咕嚕咕嚕——噗——”柳蝶衣喝一大口水,先是仰頭吹了會兒泡泡,又低頭猛的吐進痰盂。

秋香很奇怪,柳蝶衣一個那麼漂亮的名妓,說話做事的風格怎麼如此之糙?難道金陵城的男人也喜歡女漢子?

“發什麼愣呢?還不端走!”

柳蝶衣的一聲大吼,讓秋香回過神來。她連忙放下痰盂,接過水杯,又將水杯放回原處。

費勁巴拉的給柳蝶衣穿好了衣服,又伺候她洗漱完,秋香總算鬆了一口氣。今天一切順利,這位自命為大小姐的柳蝶衣姑娘冇有開罵。

話說,就算前兩天我不會幫你穿衣,不會伺候你洗漱,也有情可原啊。你們古代的衣服,穿起來也忒麻煩了。

洗漱還得彆人伺候?老孃以前最多讓安華端洗腳水,也冇這麼欺負他呀!

“你要死啊,又發什麼愣?趕緊讓黑子上飯啊!”

唉,還是冇逃脫一頓罵啊。

“是是是……”秋香應著,趕緊出去了。

柳蝶衣閨房門口,黑子早就站走廊裡等候著了。

“把那死婆孃的早飯端來吧。”秋香壓低聲音對黑子說道。

“這就去。秋香姐,還加作料嗎?”黑子一臉的壞笑。

“加!”秋香咬牙切齒道。

黑子也很奇怪,秋香姐自從醒過來後,膽子大了許多呀。以前,她總是唯唯諾諾的,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可是現在……

回想兩天前的那個早上,當黑子看到秋香往柳蝶衣的飯菜中吐唾沫的時候,他嚇得差點喊出聲來。

秋香姐確實變了。如今,她在彆人麵前依然唯唯諾諾的,可在自己麵前,無論是說話還是做事,總是……壞壞的。

不過,做壞事的感覺很刺激呀。每次聽著秋香姐稱呼柳蝶衣是“死婆娘”,黑子就覺得很解氣。雖然,他不敢這麼稱呼。可他敢跟著秋香姐學,往柳蝶衣的飯菜裡吐唾沫呀。

“小姐,用飯了。”秋香端著一個大托盤進了柳蝶衣閨房的外間。托盤裡,三菜一湯,兩葷一素,外加一碗米飯。早餐都如此豐盛,在紅‘袖’招內,除了老鴇孟媽媽,也就孟媽媽的“親親乖女兒”柳蝶衣了。

柳蝶衣吃的很香甜。秋香很解氣。

吃吧吃吧,金陵四大名妓誒,賣藝不賣身誒,高貴的如公主一般誒……那又如何,還不是得吃老孃和黑子的口水。話說,人家黑子可是純情小正太,你柳蝶衣一個風塵女子,能吃到他的口水,也應該感到榮幸了。

“秋香啊,今日本小姐心情好,這些剩飯剩菜,就賞給你了。你也不用去後院吃飯了,就在這兒吃吧。”柳蝶衣摸著肚子,對秋香說道。

啊?秋香傻眼了。雖然,飯菜是剩了不少,可是那裡麵加了作料呀。

“奴婢不敢。”秋香低著頭,小聲說道。

“啪”的一聲桌子響。“怎麼,嫌本小姐臟?”柳蝶衣對秋香怒目而視。

“奴婢……不是那意思。”

“那趕緊吃!”

吃就吃,反正,有作料也是在上麵一層,都已經進了你的肚子了。雖然這是你吃剩下的,可也比在後院吃窩頭鹹菜強。

秋香如此安慰著自己,坐到桌前開動了起來。

香!真香!老孃都已經三天不知肉味了,今日總算見到葷腥了。感謝柳姑娘,以及……她的全家!-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