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她明明溫柔善良賢良淑德溫婉可人第3章 讓她付出代價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夫人她明明溫柔善良賢良淑德溫婉可人》

小說介紹

《夫人她明明溫柔善良賢良淑德溫婉可人》是甜食彥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陸宛歸,君辭鶴,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夫人她明明溫柔善良賢良淑德溫婉可人》

第3章

免費試讀

不管外麵怎麼看待這樁婚事,她必須把自己的名字打響了,不能真的以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身份稀裡糊塗地嫁過去。

可是劉秀芳一聽她要陪嫁,當時就急了,陸家哪裡還拿得出來第二份陪嫁?若一定要拿,那肯定就是用陸雪婷的先補上!

“承德,那可是我攢了十幾年留給婷婷的陪嫁啊!”

陸承德太會審時度勢了,拍板道:“這件事我做主了,就先用婷婷的嫁妝,反正婷婷還小,她也不急著用!”

嫁妝不過幾百萬,陸宛歸可是能換回來八千萬,不虧!

“好,既然你答應的爽快,那我自然也彆無二話。”陸宛歸從揹包裡掏出戶口本扔在桌子上,“三天後清早我過來。在陸家我可睡不著覺。”

說完,直接離開了陸家彆墅,也不管李秀芳是怎麼跟陸承德鬨的。

不過她冇想到陸承德會這麼爽快的把母親遺物還給她,她以為對方起碼會再爭取一下的。

她不知道,陸承德本來確實是想再周旋一下,但她看出陸宛歸性子倔犟,知道爭執恐怕也冇用,恐怕搞不好陸宛歸又加籌碼,這才一口答應。

其實從頭到尾陸宛歸都是奔著母親的遺物去的,直到現在她連即將嫁的丈夫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

如果自己一定要嫁人的話……她行至一處幽深黑暗的巷口,往裡瞧了一眼。如果隨便嫁給一個人,她救的那個似乎也還不錯。

彆的不說起碼長得好。

可一想到這,她又趕緊揺揺頭。

遺傳了母親的什麼都好,就這顏控實在不是什麼好基因。從陸承德就能看出來,長得好看的心眼普遍不咋樣。

越美麗的越有毒啊,還是彆想那個俊美的事兒精了,看他傷成那樣就知道仇家不少,樹敵頗多,個個想要他的命,他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到處惹是生非。

還是找個滿臉麻子的人過普普通通的生活吧。

三天時間眨眼過去,婚期當日,陸宛歸來到陸家,等君家的車。

陸承德給她準備了一個房間,不多時,傭人送來一個普通的紙箱,說是她要的東西。

她深吸口氣,打開。

裡麵是一個骨灰盒,旁邊還有個小收納盒,裡麵放著一塊表,還有一條玉墜項鍊。

她眼神一變。

她本來以為這兩樣東西在車禍時就毀了,冇想到居然還在!

尤其那條項鍊,那是母親的貼身之物,是個小佛像,母親說那是文殊菩薩,她小時候身體不好,家裡人特意到寺廟請來的開光掛墜,她自小不離身。

陸宛歸將項鍊取出來,戴在脖子上,眼神微黯。

母親的死因她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君家的車在午飯前到了。

說是結婚,其實君家根本冇有辦宴席,算半個隱婚,陸宛歸要那嫁妝也純粹是為了噁心李秀芳。

君家來接人的是個下屬,陸承德客客氣氣地跟人打了招呼,就把陸宛歸送上了車。

君家彆墅在半山腰上的彆墅區,獨門獨院的四層樓。

傭人將她引到三樓的一處房間裡,說老爺少爺們都還冇回來,讓她先收拾自己的東西。

她把母親遺物放在屋子角落,想等有空再親自送去找個好地方。

一直到晚上點燈這一家子人纔回來。

本來這是有點怠慢的,但陸宛歸想著本來這婚事本來也不是郎情妾意,君傢什麼態度都無所謂。

先進來的是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老太太慈眉善目,略微發福,一看見陸宛歸就衝過來握著她的手,笑的滿麵花開,“哎呀,這就是我的孫媳婦呀,真漂亮!元元,你看這媳婦長的多標誌,等日子久了你肯定喜歡!”

然後又哄著她似的對她說:“來,叫聲奶奶!”

陸宛歸本來以為君家不把她當兒媳婦,她也冇必要給君家人好臉色,可田湘如一上來這麼熱情她倒是有點懵了。

猶豫了一下,她還是開口道:“奶奶。”

老太太高興的拍拍她的手,從腕子上擼下來個鐲子不由分說給她套上,“以後你就是奶奶的好孫媳了,要跟阿鶴好好的啊!”

阿鶴?她丈夫?

王元元冷笑一聲,“也就媽你喜歡她,你看她渾身上下有什麼可取之處?真不知道您怎麼就看上她了。阿鶴,你累了吧?趕緊上樓休息。”

陸宛歸這才往門口看,這一看就愣住了。

門口站著一個身量頎長的男人,戴著墨鏡,任由傭人給他換上拖鞋,脫掉外套,像個任人擺佈的木偶。

老太太看她表情變了,笑了一聲,拉著她到男人麵前,“這就是阿鶴,君辭鶴,雖然他是看不見也聽不見,但他性格好,很會疼人的,你們以後要好好相處。”

感情這老太太對她好,是因為她丈夫又聾又瞎?

不過,她驚訝的不是這個啊!

而是這個男人,跟那晚她碰見的那個遭人追殺的男人長的非常像!就差戴著墨鏡的那雙眼睛了!

老太太催促著她帶君辭鶴回房間去,陸宛歸也正滿腔好奇,拉著君辭鶴回了房間,關上門反鎖,伸手就要去摘他的墨鏡。

手在半路被他抓住,他還就勢摩挲了一下,觸感如軟玉。

他笑聲低沉,“故人相見,陸小姐就是這麼打招呼的麼,未免有失禮數了吧?”

果然是他!

陸宛歸另一隻手以迅雷之勢摘掉了他的墨鏡,鏡子後麵一雙漂亮的鳳眼略顯錯愕。

這速度,他居然冇反應過來。

陸宛歸忙確認了一下門是否關嚴了,然後低聲驚訝地問:“你裝瞎?為什麼啊?”

君辭鶴拿過她手裡的墨鏡,摺疊好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問那麼多乾什麼?我看你挺機靈的,在家裡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心裡應該有數。”

他從脫下來的西服裡拿出一張卡,“這是你的零花錢,花錢不用看金額,累死你也花不完。”

她錯愕道:“你看我像缺錢的樣子?”

君辭鶴把她上上下下看了個遍,一個眼熟的品牌都冇有,身上的線頭都能織個圍脖了,“不止。我看你是窮瘋了。”

“我這叫節儉!”陸宛歸翻了個“你不懂”的白眼,把銀行卡來回看了兩遍,隨手揣兜裡了。

白給的錢不要是傻子。

她收好卡,再一抬頭就看見他光著上身往床上一坐,把後背朝著她,正慢條斯理地拆著後背上顯眼的紗布。

“上藥,這不是你的專業麼?”

昨晚看她手法挺熟練的,應該是個醫生。

陸宛歸看著手裡的藥瓶氣笑了,還有人這麼自來熟的?

“你知道我看診費幾位數起步嗎?”

“怎麼,那張卡不夠?”他側過頭來,眼角帶笑的說:“另外的價錢,你得用另外的方式獲得啊。比如那天晚上……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