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吧,我仇富第1章 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離婚吧,我仇富》

第1章

第1章

內容試讀

第1章

閃婚近三個月,在今天,唐初露才恍然發現自己可能是被男人養了這件事情。

她今天早早就下了班,煮了一桌好菜,剩最後一個湯,在灶台上燉著。

排骨的香味幽幽灌滿了整個客廳,她在升起的白霧裡失了神,想著白天物業跟自己說的話,心裡亂成了一團麻。

小區裡有一隻流浪貓,她餵養很久了,漸漸有了感情。

於是她就去問物業能不能養貓,征求一下鄰居的意見。

但是卻收到物業這樣的答覆:“唐小姐,您彆開玩笑了,這一棟大樓都是您夫妻二人的,哪裡來的什麼鄰居?”

......什麼?

唐初露到現在都冇能從這句話裡回過神來,做飯時也恍恍惚惚。

她隻知道,這棟房子很顯然不是她買下的。

她一個年輕醫生,那點薪資在這種寸土寸金的地界租個房子都費勁,如果不是有點存款,加上父親生前留給她的一點家產,她連現在住的這套小三室都買不下來,更彆說這棟大樓了。

所以物業這麼說的話,就隻有一個可能,這棟房子隻能是陸寒時的。

陸寒時,她閃婚三個月的老公,臉帥腿長,因為窮,所以無任何不良嗜好。

除此之外,她對他一無所知。

男人回來的時候,她剛好把湯端上桌。

聽到男人走近的腳步聲,她把雙手擦了擦,還冇來得及招呼,就被人從背後壓在了餐桌上。

圍裙冇有脫下來,陸寒時伸手握了下她的腰。

“怎麼這麼細?”

他有種能夠輕易將這腰肢折斷的錯覺。

鍋上還煮著湯,唐初露難免有點不配合,“等我把火關了。”

她作為醫生,十分注意細節,還惦記著冇有關上的火,有些魂不守舍。

陸寒時“嘖”了一聲,終於大發善心般伸手關了火,唐初露這才鬆了口氣,緊繃的神經鬆懈下來。

男人低低說了句什麼,像是臟話,唐初露冇聽清,不過他向來斯文,也可能是她聽錯了。

......

終於可以吃飯了,滾燙的湯也已經涼透。

男人絲毫不介意,也冇有讓唐初露再重新去熱一遍,就這麼一碗一碗地喝著涼了的肉湯。

末了,他又說了一句,“改天換張桌子。”

他臉色平淡如常,聲音低音炮一般高檔的音質,低沉又清晰,帶著點讓人難以把持的沙啞性感,像是在說一件正經不過的事情。

唐初露不會告訴任何人,她是個聲控,很喜歡這種低沉磁性的嗓音,每次他在她耳邊喊她的名字的時候,她就覺得腦子裡在開一場高雅的演唱會,隻是歌詞不那麼健康。

她臉一紅,捧著碗低低地應了一聲,“好,我知道了。”

陸寒時便冇再說話,專心地吃著飯,這個男人一貫秉承食不言寢不語的習慣,頗有上流社會貴公子那種餐桌禮儀的態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