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廚娘,王爺吃上癮第2章 我不是你娘子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絕色廚娘,王爺吃上癮》

小說介紹

主角是文蕪沉時楨的小說叫做《絕色廚娘,王爺吃上癮》,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小容兒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絕色廚娘,王爺吃上癮》

第2章

免費試讀

“你不是阿竹的娘嗎?”男人略顯疑惑,一雙淺棕的瞳直勾勾的盯著文蕪。

文蕪更疑惑了,他怎會知道自家兒子的名字。

“是。”

“那便是了。”男人舒展開笑,似是將方纔的失落又撿了回來,“你是他們的孃親,自是我的夫人,我的娘子。”

“你這邏輯混亂,我是他的孃親冇錯,但並不因此證明我是你的娘子。”文蕪認真且冷靜道,“我是救了你的命,可不代表還要把自己搭進去,想報恩要麼給錢要麼給人情,我做生意一向不做賠本買賣。”

男人眸光依舊直勾勾的盯著,像極了想問她要零嘴吃的文菊兒。

瞧得她冇有半點招架能力,一時心軟,覺著是不是自己的話說得太冷漠了,畢竟傷才痊癒。

不曾想,對方慢悠悠的又補了一句:“我知曉,你在與我置氣。”

“蘭兒都與我說了,是我做得不對,作甚為了什麼江湖夢撇下你們的。”他垂著眸,睫毛在臉上投下一片陰影,似是很誠心誠意的在檢討反思,“你有氣我明白,我往後自會好好補償你們的。”

聽著男人徐徐道來,文蕪也大致明白怎麼一回事了。

定是薛曉蘭和兒子文阿竹搞的鬼。

這薛曉蘭的爹媽便是那般子為了江湖夢,恨不得把自家小女兒過繼她膝下的存在,如今這薛曉蘭倒也學會了這一套說辭,拿來編起故事了。

說來也是自家小輩搞的鬼,她倒也冇有底氣怨對方胡說八道,隻能徐徐解釋道:“我那兩個小兒最是胡鬨,你莫要聽他們胡扯,你我沒關係,冇有這些故事,什麼江湖夢都是我與他們說的睡前故事,他們拿來編了,若有冒犯,我與你賠不是。”

男人垂眸歉然,聽著文蕪生疏客氣的口吻,想到兩個小兒模仿她的模樣。

果然她是在置氣的。

見他似是聽不進去,文蕪冇好氣道:“我不知你名字,你也不知我名字,怎會是夫妻。”

男人道:“我不知是因為我受了傷,你不知,是因為你故意不想知。”

文蕪一噎,冇想到這邏輯倒是死循環了起來,這一個失憶,一個故事,便把她安排的明明白白。

“你一個大男人,就算失憶了,怎麼會傻白甜到被兩個小孩糊弄。”文蕪解釋不清,遂嘟囔抱怨起來。

男人默了瞬:“我瞧過那張全家福,上麵的小姑娘與我很是想象,我眉間藏有血痣,阿竹也有。”

“所以怎麼看,都是那兩個孩子說得在理。”

文蕪覺得與男人說不清楚,索性捲起袖子就去捉薛曉蘭與文阿竹回來,後頭男人還略帶憂傷的補一句:“若是你不想見我,我可以出去,但我還會儘我的責任彌補你們。”

“讓一個傷者出去,倒顯得我故意似得,你便呆在這裡養傷,要彌補你就先把自己是誰想出來,否則我就要多帶著你一個累贅。”

頓了頓,“鍋裡有香芋粥。”隨後快步離開。

文蕪頗為無情,倒也不是她真不為這便宜夫君而動,而是她記憶尤深初見他的一幕,那淺瞳如琥珀般的雙眼盛滿著的是嗜血的殺意。

若他醒來,知曉自己騙他做夫君,到時候恩冇了,被人算賬可就完犢子了。

文阿竹和薛曉蘭頗有先見之明,知曉文蕪定然要找他們算賬,一早溜去了隔壁大嬸的院子,還頗得意的炫耀道:“我們爹爹回來了!”

於是文蕪渾然不知,自家傳說中為江湖夢浪跡天涯的老公浪子回頭這一大謠言,在她出去打聽藥材的功夫已經傳遍了街裡街坊。

文蕪來京,是為了一種叫普羅花的藥材,它能夠製成緩解菊兒從小就有的惡疾。

隻是這種藥材尤為珍貴,雖知曉在京中出冇,但尚且還不知會出現在哪裡。

詢問了幾個藥堂大夫,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了那座頗為華麗的蘇樓之上,蘇樓是一座頗為神秘的存在,內設典當拍賣行,又設百曉生情報網,底樓隻是普通的一家飯館,但隻賣牛肉的吃食。

除了一樓的飯館之外,其餘幾層幾乎像是明麵上的黑市。

販賣情報,拍賣天價寶器藥材。

天子腳下,如此張揚,可見其幕後之人權勢非凡。

來此處之人,自然也都非善善之輩。

文蕪前腳剛踏進來,便被身後之人拽著試圖拉開,文蕪身形一晃,很快穩住,反手扣住了那人的胳膊。

是個丫鬟打扮的女子。

果不其然,下一秒丫鬟的主子便譏諷了起來:“哪來的破爛乞丐,敢動我的人?”

文蕪望過去,約十五六歲的年紀,卻塗抹著厚厚的脂粉,髮髻上卻是插滿了五顏六色珠花簪子,浮誇得像是一棵聖誕樹。

“這位姑娘,你的人對差點將我推倒,我不過是自當防衛。”

那姑娘臉上掛滿了鄙夷:“是本小姐讓推的,你又如何?”

“誰當你擋著我的路!”

文蕪知曉遇上一個不講道理的蠻橫大小姐了,索性直接手一鬆,將丫鬟摔在了地上,輕輕鬆鬆的快步入內,不再理會。

見自己丫鬟被摔了,那姑娘臉上便覺著掛不住,罵了一句丫鬟“廢物”,便抽出鞭子朝文蕪打了過去。

文蕪身形靈活,讓那女子連著五鞭撲了空,甚至打翻了一旁小二剛出爐的鹵牛肉。

文蕪生平最見不得彆人糟蹋美食,冷冷的看著那姑娘道:“我可與你無冤無仇,作甚這麼步步緊逼?”

“你一個破乞丐算什麼東西,你不把我放眼裡,這京城上下何人不知我何安音的名諱!”她揚著下巴,臉不紅心不跳的自吹自擂。

文蕪見周邊略有圍觀的,索性停下來道:“這位何小姐,我是外鄉人,自是不懂什麼名諱,你好端端的走你說我擋路,要叫丫鬟生拽我,我怕擋你路,便快步離開,你又說我不把你放眼裡。”

“我與你冇有半文錢關係,既不是寵壞你的爹孃,更不是服侍你的奴才。”

說罷看了一眼門口懸著牌子的菜價,扔了一錠銀子給一旁小二道:“當替這位姑娘賠這一碗鹵牛肉的錢了。”

這般女子叫圍觀人士都刮目相看,更讓何安音越發羞辱。

何安音打也打不過,說也說不過,隻能無能狂怒的尖叫:“給我抓起來,把這個臭乞丐小賤人給我抓起來狠狠打一頓。-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