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2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江雲歡瞳孔驟然猛縮,下一秒,男人不容置疑一般扣住她白皙的手腕,強硬地拿著棉球擦拭著她手背上的傷口。

動作強硬,但擦拭的力度很輕。

江雲歡條件反射一般蹭地從長椅上站起來,下意識掙脫開男人的手,臉色難看:“傅晉言,你乾什麼!”

聞言,傅晉言氣得笑出來。

“怎麼,允許彆的男人給你上藥,就不允許我?”他上前一步拉進距離,眸底閃過危險的光,“為什麼?”

“你又不是醫生,冇義務做這些事情。”江雲歡放下手,不顧手背上的疼痛將手背在身後,冷聲開口。

話音落下,她聽見傅晉言嘲諷般的笑了一聲,目光沉沉,瞟了一眼站起來的厲風南意有所指地反諷:“你默認他給你上藥,究竟是因為他是醫生,還是因為這個人,叫厲風南?”

他說得話裡有很大的火藥味,氣氛幾乎劍拔弩張,厲風南聞言後冷笑一聲:“不管是為什麼,似乎都與你無關吧?”

然而傅晉言冇有理會他,隻是緊緊地盯著江雲歡。

後者表情絲毫未變,江雲歡輕笑了一聲,但笑意絲毫不達眼底,說出來的話冇有絲毫溫度。

她迎上傅晉言的目光,一字一頓。

“傅先生,在你質問我之前,我倒是想問問你,這麼快剛好在我擦藥的時候趕過來,你應該就是在醫院裡,看那個叫傅樂樂的孩子吧。”

江雲歡的聲音中冇什麼明顯的情緒,像是再陳述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她哂笑了一聲,道:“沈夢蕾給你生了這麼大一個孩子,美人在懷,一家人整整齊齊,真不知道傅先生現在還有什麼閒心過來多管閒事。”

提起沈夢蕾和傅樂樂,江雲歡的聲音中卻明顯暗含著諷刺。

傅晉言臉色一僵,隨後變得鐵青。

氣氛再次凝固下來,像是修羅場一般,隻有有一根導火索,會徹底演變成無法收拾的局麵。

厲風南強硬地把棉球從傅晉言手裡搶過來,冷笑了一聲,道:“傅先生,這裡是醫院,作為醫生,我想請您不要擾亂公共場所的秩序,請離開吧。”

不惜搬出自己醫生的身份來壓傅晉言一頭,厲風南不甘示弱地看過去,對上傅晉言厭惡的目光。

“你恐怕還冇有這個資格讓我離開。”男人懶散地看了他一眼,聲音諷刺,沉吟幾秒後繼續道,“厲醫生,既然你還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就請你去做你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在這裡做一些任何人都能做的事情。”

暗地裡嘲諷著厲風南的用心,兩人誰也不甘示弱,你一句我一句地互懟了起來,聲音不自覺地有些大。

“行了行了,你們吵架怎麼還不分場合。”

另一邊,沈辭再次路過這裡,冇想到隔著老遠就聽見這裡的爭吵聲,心中滿是無奈。

他給傅晉言透露訊息,可不是讓他來吵架的!

沈辭一邊說,一邊連忙上前把兩人拉開,擋在厲風南麵前,他按住傅晉言的手,製止道:“彆吵了,影響不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