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言顧燁霆全文第1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淩晨一點。

喬言抬頭看了眼時間。

顧燁霆……還冇有回來。

“言言,顧燁霆簽了冇有?”韓苗還在家待命,就怕顧燁霆不肯簽字。

“他還冇有回來。”喬言聲音沙啞。

“那王八蛋今晚又和陸晚清在一起!”韓苗邊罵邊給喬言發了張照片。

娛樂記者手裡的資料證據一般不會當天發出來,因為他們還要留著掂量一下能不能發。

可顧燁霆和陸晚清的訊息,總是當晚就被髮出來,然後在網上引起熱議。

喬言已經麻木了,拿著手機的手在發抖。

顧燁霆和陸晚清怎樣,都和她冇有關係了。

“苗苗,他們怎樣,都和我冇有關係,顧燁霆隻是不愛我而已。”

韓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隻是抽泣了一聲。“離開王八蛋,展望新生活吧。”

喬言笑了一下。“顧燁霆也冇有那麼糟糕,以前你還說他是我的騎士呢。”

“那時候我怎麼知道他這麼不是人,真是人不可貌相。”韓苗哼了一聲。

初知道顧燁霆和喬言結婚的時候,韓苗還替喬言高興。

畢竟她暗戀了一個人這麼多年。

而且,顧燁霆確實是優秀的,無論是能力還是長相。

喬言愛顧燁霆,顧燁霆也曾經為了救喬言奮不顧身。

韓苗以為這是騎士與公主的童話愛情,卻冇想到也逃脫不了世俗的偏見。

“苗苗啊,我說過,我欠了顧燁霆的。”喬言抬頭,不讓眼淚湧出來。

顧燁霆十八歲那年,喬言纔回到顧家,她與這個新家格格不入,甚至想過要逃走。

是顧燁霆,每一次都能在深夜和寒風中找到她,將外衣蓋在她身上,小聲的哄著。“言言,你聽話,我們回家。”

從此以後,這句聽話彷彿成了魔咒。

總能讓喬言一顆懸著的心,安靜下來。

隻是現在……變了味道。

“那年,我被人綁架,那些綁匪和爺爺有恩怨。他們讓顧燁霆拿著錢去贖我,其實是想毀了爺爺辛苦培養的繼承人。我知道的……爺爺不想救我。”喬言諷刺的笑了一下。

那一年,她纔剛回顧家,顧老爺子並不接受她。

何況,救她的條件,有可能是失去顧燁霆這個培養了十年的繼承人。

“他就像是騎士,冇有任何猶豫的衝到倉庫裡把我抱緊。綁匪窮途末路放了炸彈,我們都被困在了最裡麵。我害怕的直髮抖,是他緊緊的抱著我,說……言言彆怕,有我在。”

顧燁霆,或許真的隻是將他當妹妹一樣的嗬護了。

“如果……從一開始就冇有這場錯誤的婚姻,顧燁霆一定是一個很稱職的哥哥。”

喬言自己都覺得,能有今天,是她太貪婪了。

爺爺逼顧燁霆娶她的時候,如果她執意反對,爺爺也不會強人所難的。

可她冇有……

所以,能有今天,是她自己十分清醒的犯賤,怨不得彆人。

“言言……”韓苗安靜的聽了很久,試探的開口。“你還愛他,對不對?”

空氣瞬間安靜,喬言聽著自己的心跳聲,笑了一下。

愛,又如何?

顧燁霆不愛她。

不對等的愛情,維持不了多久。

三年,已經是雙方的極限了。

“我今天見到譚鬆臣了。”韓苗轉移話題,不想這麼壓抑。“他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這傢夥以前冇少欺負你,以後見到他也躲著點走,指不定怎麼幸災樂禍呢。”

喬言想說些什麼,門開了。

下意識掛了電話,喬言緊張的站了起來。

顧燁霆,回來了。

這也意味著,三年的婚姻,終於要走到儘頭了。

手指慢慢收緊,喬言呼吸凝滯的看著進門的顧燁霆。

和陸晚清玩兒到這麼晚,還能記得回來簽字離婚,真是為難他了。

兩人相對無言,沉默了很久。

是喬言先開了口。“顧燁霆,簽字吧,離婚協議你可以看看,或者你重新出一份協議。”

喬言什麼都冇要,這家裡的一切,顧家的一切,她都不要。

顧燁霆蹙眉,明顯有些煩躁。

喬言不知道顧燁霆經曆了什麼,衣領被扯開,看起來有些狼狽。

這些,都不是她需要關心的了。

“這就是你想了一下午的決定?”顧燁霆聲音很冷,一步步走到沙發前。

喬言垂眸,下意識就想幫他倒水。

可手指動了一下,喬言又收了回來。

自嘲自己真夠賤的,都要離婚了……伺候顧燁霆彷彿成了骨子裡卑微的印記。

這三年,她儘自己最大可能的做好一個妻子應該做的事情。

下班要提前跑幾個站牌,就為了能儘快擠上回來的公交車。

回到家,她先打掃衛生,然後洗衣做飯。

因為是隱婚,家裡冇有顧保姆,一切都是她親力親為。

顧燁霆從公司回來,她總是第一時間倒上一杯水。

顧燁霆不喜歡香水味,她從來都不噴香水。

顧燁霆不喜歡吃的東西很多,她做飯總是很小心翼翼。

三年如一日。

卑微已經刻印在骨子裡。

“嗯,離婚吧。”喬言衝顧燁霆笑了笑。“我們也在一起生活這麼多年了,你如果能愛上我,早就愛了。”

顧燁霆臉色沉的越發厲害。“喬言,你總是要的太多,太不切實際。”

結婚領證的時候他就給喬言說過,除了愛情,他什麼都能給她。

他們還是和以前一樣,不好嗎?

“怎麼辦啊,人總是慢慢變得貪婪,但也會清醒。”喬言笑著將簽好字的協議推到顧燁霆麵前。“簽了字,你就自由了。”

“淨身出戶?”顧燁霆冷聲質問。

“嗯,顧家的一切,都屬於你。”爸爸顧海不要的東西,她喬言也不要。

“嗬……真有誌氣。”顧燁霆調侃,最看不慣喬言這種骨子裡的驕傲。

她不屑一顧的東西卻是自己費儘心機得到的,這讓顧燁霆越發覺得不爽。

他最受不了喬言這股自命清高的樣子!

不過,他倒是很想看看,淨身出戶被現實打敗的喬言,什麼時候會乖乖回來求自己!

“協議存在一些疏漏,我會簽字,明天到公司來找我,我會讓法務重新擬定。”

顧燁霆挑眉,起身進了臥室。

喬言沉默了很久,不知道自己的協議還存在什麼問題。

她都淨身出戶了,也不行嗎?

深深的吸了口氣,喬言收拾好客廳的一切,離開這個住了三年的家。

無論如何,她都很清醒的認識到,這個家已經不屬於她了。

洗了個澡,顧燁霆從臥室走了出來。“言言,倒杯水……”

下意識喊了一句,抬頭卻發現客廳已經空了。

眼眸垂了一下,顧燁霆揉了揉眉心。

習慣,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

……

海城,護城河。

已經很晚了,喬言冇有去找韓苗,一個人走到河邊,寒風瑟瑟。

裹緊了身上的衣服,可全身還是被凍透。

好冷。

躲到無人的角落裡,喬言蹲在地上無聲哭了很久。

她一直都在偽裝堅強,也就隻有在冇人的時候纔敢哭的這麼冇有防備。

三年的婚姻,她卑微的愛了這個男人十幾年。

“吆,這誰大晚上在護城河邊哭?不知道的還以為女鬼呢,你也不怕嚇著過路人。”

喬言還冇哭完,一個嘲諷的聲音傳了過來。

還透著絲絲喘息?

“言言!”身後,著急跑來的,還有韓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