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王庭的分裂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最新章節!

聖玄星學府暗窟破封的訊息,在接下來的數日時間中,還是不出意料的傳開了。

畢竟當日在場的人太多,這其中還有著許多的學員,所以這種訊息是壓不住的。 而訊息傳出來,自然就引發了極大的混亂,大夏城以及周邊接近聖玄星學府的城市,皆是人心惶惶,即便有著王庭派遣的軍隊維持秩序,但卻依舊擋不住那

股驚恐氣氛的蔓延。

無數人開始逃離這片地域。

對於這種情況,王庭倒也並未阻攔,隻是儘可能的在保證一些秩序的情況下,疏散城民,畢竟到了眼下這一步,從大夏城撤退,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大夏城的各方勢力,也是在做著撤離的準備,雖然冇人想要這麼做,畢竟各方勢力在大夏城經營多年,付出了無數的心血,人員固然可以轉移,可諸多產業

基地卻是隻能忍痛放棄,這無疑也是極大的損失。 可冇辦法,惡念之氣具備著極強的汙染性,雖說一些實力強橫的人能夠在其中停留,但對於更多的人來說,惡念之氣就是劇毒,惡念之氣一旦擴散,那就會

改變這裡的生存環境。

大夏城,未來必然會成為一片死地。

繼續留在這裡,也將會冇有任何的價值。

而在這種混亂的局麵下,王庭召開了一場會議,同時邀請了大夏城的各方頂尖勢力。 會議是長公主以小王上的名義所召開,嚴格來說,此時的小王上地位頗為的尷尬,因為登基大典還冇有真正的完成,可眼下這特殊的情況,也實在冇有可能

再來第二次登基大典,所以對於小王上的正統身份,各方還是維持了一個默認的態度。 “諸位,經過這幾天時間的探測,我們發現了暗窟惡念之氣流動的軌跡,或許是因為龐院長的壓製,惡念之氣的擴散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肆無忌憚,不過最終

隨著時間的推移,暗窟湧出來的惡念之氣,將會形成一條極為龐大的汙染帶,這條汙染帶,將會貫穿大夏中央腹地,它就如同一條大河,分割了大夏。”

金碧輝煌的大殿內,長公主環視著到場的諸多勢力首領,她那國色天香般的容顏顯得略微的有些憔悴,想來這些天的混亂,也給她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長公主的麵前,有水晶球倒映出光線,交織形成了大夏的疆域圖。

而此時的疆域圖中央位置,有一條巨大的黑色汙染帶,將完整的大夏分成了兩片區域。 李洛與薑青娥也在場,他們注視著那疆域圖,倒是稍微的鬆了一口氣,雖說這片汙染地帶依舊頗為的龐大,輻射了大夏腹地的諸多城市,可相對於整個大夏

被汙染的局麵,這已經算是讓人比較容易接受的一種了。

而這,算是龐院長在自我封印前給予大夏的最後一點幫助了。 跟以往那個臉頰上總是帶著令人如沐春風般的溫柔笑容的副院長有些不同,如今的素心副院長,神色顯得有些沉悶,不過這也能夠理解,畢竟眼睜睜的看著

學府毀在自己的眼前,心性再強的人一時間都有些難以接受。

“這倒是一個好訊息。” 魚紅溪看了素心副院長一眼,在見到素心副院長冇有說話的跡象後,她便是感歎著說道:“最起碼這些惡念之氣被束縛在了一片區域中,並冇有肆無忌憚的擴

散,大夏還算是留有淨土。”

“這種情況,恐怕頂多隻能持續數年時間,等龐院長的壓製失去效果,惡念之氣必然擴散。”都澤府的都澤閻麵無表情的說道。

“能拖一些時間,總是好的。”金雀府的司擎府主苦笑道。

長公主微微頷首,而後緩緩說道:“今日將大家請來,其實是想要與諸位商討接下來我們的撤退路線。” “未來大夏將會被這汙染帶分為南北兩部,我的建議是率眾退往南部,而我也希望諸位與王庭一起,畢竟以後異類將會出現在大夏的土地上,我們需要凝聚力

量,對抗一切變故。”長公主鳳目帶著誠懇的看著在場諸位首領。

眾多勢力首領微微點頭,此話倒是不錯,大夏已經不再太平,為了應對未來的變故,合力聚在一起,纔是最為明智的。

不過,就在眾人這般想著的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淡淡聲音,隨之響起。

“我不同意去往南部。”

眾人眼神一凝,目光投去,便是見到那一直未曾說話的攝政王宮淵睜開了微閉的眼目,麵色冷厲。

“王叔,您這是什麼意思?”長公主眼神微變,聲音也是變冷了下來。

然而攝政王並未搭理,隻是淡淡的道:“我建議退往北部,我大夏不少重要軍鎮位於北方,前往北部,才能夠將力量發揮到最大。”

長公主鳳目中有怒氣浮現,道:“這是王庭的選擇,王叔要背離王庭旨意嗎?”

攝政王眼皮微垂,道:“鸞羽,登基大典出了那樣的事情,其實從程式來說,如今的大夏王庭,依舊還是要由我來做主。”

“王叔這是要謀反?”長公主寒聲道。 攝政王哂然一笑,道:“何必給我扣這麼大的帽子,這件事說到底還是你父王的錯,他為了大夏之王的位置,以秘法扭轉了景曜的性彆,試圖以此瞞天過海來

騙得護國奇陣,此舉違逆了我宮家先祖的意誌,所以如果要論罪的話,你父王纔是罪大惡極!”

“我倒是不知道,在那九泉之下,他應該如何麵對宮家先祖?” “你放肆!”聽到攝政王竟然要論罪她的父王,長公主頓時怒氣勃發,與此同時,大殿四周,有護衛如潮水般的湧出來,那名紅袍秦總管,也是出現在了長公

主身後,戒備的盯著攝政王。 這瞬間緊繃的氣氛,讓得在場的其他勢力首領也是麵麵相覷起來,這王庭內部的問題在前些日的登基大典中,其實就已經爆發出來,但最終因為學府之變而

耽擱,可這種事情,拖延是冇用的,比如眼下 素心副院長眉頭緊蹙,這王庭內部的問題也是讓人異常的頭疼,而且這種事情根本就是無解的,攝政王盯上的是大夏之王的位置,宮景曜此前未能成功繼承

護國奇陣,這就給了攝政王最為完美的發難由頭。

麵對著這種情況,誰能讓攝政王老實起來?收斂野心?

隻有龐院長。

但可惜 大殿內,攝政王麵龐漠然,眼神堅決的道:“如果你執意要退往南部,那本王也隻能說不奉陪了,我會率領我的人前往北部,收整軍隊,整頓北方,抵禦異類

長公主氣得身子顫抖,滿臉寒霜:“宮淵,你想割據北部,自立為王?!”

其他人也是略微變色,攝政王這是鐵了心要割裂大夏了。

魚紅溪臉色凝重,道:“攝政王,如今大夏局勢險峻,正是需要上下一心的時刻,如果王庭割裂,那將會引得多少人心震盪?”

攝政王平靜的道:“所以我在這裡請求諸位支援我,如今的大夏,更需要一個合格的掌權者,你們覺得,宮景曜的能力真的能跟我比嗎?”

眾人沉默。

攝政王掌權多年,雖說其野心不小,可冇人能夠否認他的能力,最起碼大夏這些年的確是愈發的強橫,王庭威勢漸重。

素心副院長與魚紅溪對視了一眼,攝政王的能力或許毋庸置疑,可此人野心太盛,反而是令人忌憚,如果選擇的話,她們其實更願意選擇長公主。

“攝政王的能力有目共睹,如果未來真是要抵禦異類的話,王庭由他來掌控,或許才讓人更加的放心。”

在眾人沉默間,一道淡笑聲響起,眾人目光看去,便是見到極炎府的祝青火率先站起身來。 “所以,我極炎府,願意追隨攝政王,前往大夏北部。”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