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各方站隊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最新章節!

祝青火的率先表態,無疑是引得大殿內氣氛為之一凝,各方勢力首領皆是麵色變幻,大夏五大府,在李太玄與澹台嵐離開後,極炎府已經成為了五大府中實力最

強的一府,而祝青火自身也是踏入到了四品侯的境界,比起其他三府的府主皆是要更高一籌。

如今他這般表態,顯然就是要站隊攝政王了。

不過這也並不算奇怪,畢竟此前在洛嵐府府祭時,祝青火與攝政王的出手就已是表明雙方間有一些勾連。

“我所管轄的三郡,正好都在北部,所以我的選擇不用多說吧。”此時說話的,是那身兼三郡總督重職的鐘頡,他是攝政王的鐵桿支援者。

金雀府的司擎府主,眼神在此時閃爍了片刻,最終也是出聲:“我金雀府也願退往北部。” 如果此前洛嵐府府祭時,他並未因為覬覦洛嵐府而出手,那麼他多半會選擇前往南部,因為攝政王雖然能力出眾,但卻讓得司擎感覺到有些危險,他其實並

不太喜歡與這種強勢的梟雄打交道,但是可惜,他如今與洛嵐府決裂,總得考慮一下未來李太玄,澹台嵐所帶來的威脅。

而放眼這大夏,還有能力抗衡那兩人的,也就攝政王一派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攝政王也對洛嵐府出了手,所以從某種意義來說,在對抗李太玄,澹台嵐這件事上麵,雙方有著聯手的完美契機。

正因為思考了這些,此時的司擎,方纔會出聲站隊。 而他的出聲,也的確是帶來了不小的震動,各方勢力麵色變幻,如此一來,五大府中,已是有兩府擺明瞭態度,而另外三府中,蘭陵府根本未曾出席,洛嵐

府不過是兩個小兒當家,最後也就隻餘下的一個都澤府還冇表明。

於是在此之後,一些本就有些中立立場的王庭重臣以及外部勢力,皆是表示願意隨攝政王前往北部。

一時間,大殿內攝政王一派的氣焰頓時漲了起來。

長公主見到這一幕,則是俏臉佈滿寒霜,玲瓏有致的嬌軀都是在微微顫抖,可見內心的震怒。 “嗬嗬,此前我洛嵐府府祭時,那裴昊的實力曾經出現過詭異暴漲,後來經過我們的調查,裴昊多半是與沈金霄有牽扯,而攝政王也正巧在那個時候對洛嵐府

出過手,這讓我不得不懷疑,攝政王是否與沈金霄會有一些勾連。”

而就在此時,一道年輕的笑聲突然在大殿中響起,一道道目光投射而去,便是見到李洛麵帶微笑的在開口說話。 “沈金霄明顯是與那金銀重瞳男子一起的,他們都是導致暗窟破封的罪魁禍首,如果攝政王與沈金霄有勾連的話,那是不是也能夠懷疑一下,他與那歸一會的

人,也是一夥的?”

此言一出,大殿內頓時有些寂靜,即便是素心副院長,都是將略顯淩厲的目光投向了攝政王。 不過麵對著這些目光,攝政王卻是麵無波瀾,淡淡的道:“李洛府主年紀不大,性格倒是陰狠,你洛嵐府坐擁至寶,引人覬覦,這怪不得彆人,隻能怪你爹孃

將此物曾經暴露了出來。”

“你不必因為本王覬覦你洛嵐府之物,就想要行這誣陷之舉。”

“如果你有證據,那就直接拿出來,口舌之爭,可冇有意義。”

李洛微微一笑,道:“我隻是猜測一下,攝政王何必這麼急怒?”

而後他話音一轉:“不過我洛嵐府還是遷往南部,與長公主一起吧,畢竟攝政王都說的這麼直白了,再跟著你走,豈不是送肉上門?”

攝政王麵無表情,對於李洛的選擇並冇有任何的意外。

“我們都澤府從大夏南部起家,如果要離開大夏城的話,那也還是落葉歸根吧。”都澤府的都澤閻,也是在此時慢慢說道。

都澤府的選擇,也並不算奇怪,這一切都是因為此前府祭上麵的對抗,當都澤閻阻攔了司擎時,那就代表著都澤府與攝政王同樣結下了一些梁子。

不過,如果說洛嵐府與都澤府的選擇隻是在場中帶起一點波瀾外,那麼接下來一人的表態,則是讓得諸多王庭的重臣都為之側目。

“我願隨長公主殿下南下。”那是大將軍秦鎮疆,他魁梧的身子如鐵塔般,赤膊上麵猙獰的傷痕,顯露著一種鐵血之氣。 攝政王眼皮跳了跳,秦鎮疆在大夏的軍方中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他如果選擇南下,那麼將會引得許多軍方重將隨之而動,這對於攝政王這邊來說,有著

不小的聲勢衝擊。

“聖玄星學府將會遷往南部,那邊有一些郡城的學府適合改造,會方便許多。”素心副院長也是在此時平靜的說道。 攝政王的麵色終於是有些難看了,聖玄星學府雖說如今被毀,一些紫輝導師也是受到了汙染導致實力有所損傷,但不論如何,學府是特殊的,其底蘊也尚在

如果他們跟隨長公主南下,這會為未來長公主的聲勢帶來極大的增漲。

但這是素心副院長的選擇。 其實攝政王心中清楚,這是因為素心對他也懷有一些忌憚,以前學府還有龐千源這張王牌,並不算太過的忌憚於他,可如今龐千源陷入自我封印,學府又遭

受重大損失,如果在這種狀態下未來還與攝政王在一起,說不定就會被他采取一些手段壓製下來,而他也的確是這麼想的。

這女人,倒也是狡猾,並不給他任何的機會。 不過聖玄星學府南下,倒也不完全算是壞事,因為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他這邊與歸一會的牽扯會逐漸的加深,有聖玄星學府跟在身邊,到時候被聖玄星學府

有所察覺,反而會帶來一些麻煩。

現在能夠分割開來,也給了他徹底掌控北部的時間。

到時候等他實力精進,踏入上品侯之境,就算暴露了與“歸一會”之間的牽扯,那他也有著足夠的信心與實力來壓製局麵。

心中電光石火間的閃過諸多念頭,攝政王麵色依舊保持著一點陰沉,冷聲道:“既然這是素心副院長的決定,我雖然不願,但也表示尊重。”

他又是看向魚紅溪,道:“魚會長,金龍寶行呢?”

魚紅溪笑吟吟的道:“對於我們金龍寶行來說,南北都是做生意的地,我們總部會往南部去,不過北部我們也不會放棄,會儘可能在那邊維持諸多分部。”

攝政王麵色不變,顯然魚紅溪也更偏向於長公主一點,不過金龍寶行畢竟是做生意的,中立屬性比較強,如果不是極端情況,倒不會與他有什麼衝突。 大殿內,隨著聖玄星學府與金龍寶行也是做出了選擇,其他的勢力也紛紛開口,讓人稍微有些意外的是,其中不少依舊是願意跟隨攝政王北上,這其中或許

有著他們自身乃是北部發家的原因外,更多的,還是因為這些年攝政王掌控王庭所留下的威勢。

這些勢力影響力雖然不如前兩者以及五大府,但彙聚在一起也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了。

至此,大殿內這些代表著大夏最為頂尖的力量階層,便算是割裂開來,形成了一南一北兩大派係。

如果在排除掉中立的聖玄星學府以及金龍寶行的話,從聲勢與實力來看,倒是攝政王那邊會更強一些。 對於眼下的結果,攝政王已是頗為滿意,他此時也不再掩飾什麼,隻是眼神淡漠的看著長公主,道:“鸞羽,既然各自做出了選擇,那就希望你好好把南部經

營好吧,未來的大夏,終歸還是需要一統的。”

長公主冰冷的道:“宮淵,父王真的是看錯你了,父王或許也冇想到,他臨終前選定的攝政王,竟然會將大夏分裂。”

“本王說過,是他太貪心了。”

“宮家先輩的規矩,是他先不遵守的。”

攝政王漠然的說道,而後不再與長公主多說,直接是轉身而去。

隨著他的離去,那些願意跟隨其北上的諸多勢力,也立即以其馬首是瞻,開始離場。

片刻間,原本滿滿噹噹的大殿內就空了一半。 長公主明豔典雅的臉頰晦澀不定,鳳目中有著殺機在湧現,在那一刻,她是真的差點要吩咐手下的人動手,可最終理智還是讓得她冷靜了下來,因為她這邊

的力量,未必就敵得過宮淵。

甚至如果不是有素心副院長以及魚紅溪在場的話,她甚至懷疑宮淵或許會先下手為強,直接以最為野蠻的方式將她清除,然後徹底掌控王庭。

這種手段或許很粗暴不講理,可在眼下這種混亂時局中,反而很有效。

呼。 長公主深吸了幾口氣,散發著尊貴氣息的華麗宮裙也遮掩不住胸前的洶湧澎湃,她努力的平息著內心的怒火,然後看向旁邊的李洛,薑青娥等人,對著他們

露出了一個充滿著感激的明豔笑容。

“諸位,既然已經決定好了,那麼接下來就開始準備大撤退吧。”

“大夏城雖然冇了,但我們大夏還有希望,我相信未來我們一定會再回來的。”

在長公主的自我鼓舞中,各方勢力也是急匆匆的退場而去,因為接下來的大撤退,還需要有太多的準備。

李洛在與長公主告辭後,則是追上了素心副院長。

“副院長,聖玄星學府南下,可有了重建之處?”李洛輕聲問道。

素心副院長看了李洛一眼,露出勉強的笑容,道:“倒是有幾個候選,怎麼?你有好的建議嗎?”

李洛笑了笑,道:“我推薦天蜀郡的南風學府。”

“南風學府麼?其實這正是候選之一。”素心副院長微微頷首,她也知道李洛與薑青娥都是從南風學府走出來的。

“這兩天我會跟其他的紫輝導師好好商議的,那裡能夠走出你與薑青娥這樣的學員,我覺得應該是個氣運很好的地方。”

李洛笑著點點頭,他望著素心副院長那憔悴的神色,最終安慰出聲。 “副院長,您不必過於哀傷,學府雖然被毀,但這未必不是一場浴火重生,說不定未來,咱們聖玄星學府也能走出一個超級強者,到時候區區聖學府,可配不

上我們,最起碼,也得是個“古學府”吧?”

聽著李洛的安慰,素心副院長忍不住的一笑,然後眼神柔和的伸出手,揉了揉眼前少年的頭髮。 “那可能就要靠你跟薑青娥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