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三爺的戲精女友第2章 第2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謝三爺的戲精女友》

小說介紹

顏緋,謝知是《謝三爺的戲精女友》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米螺,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謝三爺的戲精女友》

第2章

免費試讀

夜色深濃,連綿燈火在落地窗外閃爍成璀璨星河,與白日裡機械麻木的快節奏不同,唐城的夜晚更多了幾分繾綣溫柔。

就像坐在書桌後的這個男人,純黑色戧駁領西裝,內搭溫莎領白色襯衣,領口微敞,隱約可見的鎖骨肌理分明,挺括冷硬與慵懶儒雅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在他身上完美融合。

他身量頎長,被西褲裹著的長腿在桌下規矩放著,是正正經經的坐姿,反襯得顏緋蹺二郎腿的樣子不大雅觀。

顏緋挑眉,把雙腿放平的同時,心思也跟著飛快轉了起來。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謝知。

與想象中的不同,謝知太年輕了,即使是這樣一副職場裝扮,也有種說不上來的溫潤平和,光看長相,很難和人們口中老氣橫秋的“謝三爺”對上號。

大約是在辦公,謝知一直保持著安靜的狀態,從顏緋的角度看去,他的麵部輪廓很立體,眼眉舒展,神色從容,並不給人壓迫之感,彷彿大費周章地忙了一通,隻是邀請她來做客的,在這微醺的夏日夜晚。

如果可以忽略門邊兩個虎視眈眈的保鏢的話。

攻心計啊攻心計。

顏緋撇撇嘴,低頭看著茶幾上的合同。

就在半小時前,謝知手下的人將她接到這裡,給了她這份轉讓合同,要的就是兩週前從蘇城運回唐城的一隻犀角雙螭紋壺。

合同上麵的價格部分還空著,財大氣粗的謝三爺是要她自己出價,顏緋舔了舔唇,好大一棵搖錢樹。

隻可惜,她暫時還爬不上去。

顏緋愛財,但取之有道,東西不是她的,她就算再缺錢也不能做主拍板這筆買賣。

可她又不能告訴謝知,犀角雙螭紋壺現在的主人是個六十來歲的小老頭,最近正陷入狂熱的黃昏戀,她就算帶十斤小龍蝦回去,都未必能勸動人家把和薛老太太的定情信物給賣了。

以薛老太太的地位和威望,要知道是她把這段黃昏戀說漏了嘴,她還混不混了?

口袋裡冇有水果軟糖了,茶幾上的水她不敢動,出門在外,對彆人給的一切食物飲品都要保持警惕。

顯然,顏緋不是冇見過大場麵的人,卻很少和人這樣無聲對峙,而偏偏,謝知比她還沉得住氣。

她不表態,他也不催促,就這麼晾著她,一晾就是半小時。

室內空調打得有點低,為了業績,顏緋今晚穿得格外招蜂引蝶,薄涼的布料緊貼身體,冷意從腳趾攀升上來。

她一手托著合同盤算著損失,一手抬起,想把頭髮撥到身後遮著取取暖,尾戒不經意撞到耳環,發出極輕的聲響。

靜坐著的男人這纔想起她的存在,抬眼朝她看來。

隻這一眼,顏緋就推翻了剛纔對謝知的全部定義。

他的眸光洞然通透,簡單的對視卻鋒銳無比,對著顏緋就像在審度一件物品,從質地到成色,無一不瞭然於胸。

“顏小姐想好價錢了?”謝知向後靠去,修長十指交握攏在桌上,很隨意的一個動作,令顏緋忐忑的鋒銳便褪得一乾二淨,隻剩下溫和友善的打量。

顏緋依依不捨地放下合同,遺憾地朝他聳聳肩:“犀角雙螭紋壺不是我的,三爺您找錯人了。”

“看來還是謝某誠意不足,讓顏小姐為難了。”謝知瞭然一笑,在門邊當了半天門神的兩個男人突然朝顏緋走來。

顏緋立即警覺地坐直身體,原本疲懶的目光驟然變得冷厲:“三爺要強買強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