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風長明第1章 拜師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與風長明》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塗山若風,長喆,書名叫《與風長明》,本小說的作者是邱無用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與風長明》

第1章

免費試讀

蕭瑟的戈壁灘上,幾縷冷風將狼毛吹得層層翻開又閉合,好似白日動盪的海水,這隻狼已經許久冇聞到過如此新鮮的血脈氣息了,它正警覺的低下尾巴,挪動前爪向前探尋著獵物的方向。越來越近了,它眼裡的藍光鎖定了方向,嘴裡發出低沉的嗚聲。

不遠處,一身紅衣的若風握緊了腰間的短刃,她已經來無妄島七日了,七日裡全靠野果充饑,灰狼這時送上門來,正合她心意,月光照在若風的臉上,一雙靈動的狐狸眼此刻充滿著興奮,雙眉間的紅痣也似充了血,這張臉此時本應充滿殺氣的,可兩撮嬰兒肥又爭著顯出幾分稚氣。

灰狼應是也發現這是個小姑娘,嘴唇捲起漏出獠牙向她挑釁,幾滴晶瑩從獠牙上滑下來,滴在黃沙上,它壓低了脊背,身子向後微傾。

“就是現在!”若風嘴角勾起,紅裙冇能跟上她敏捷的動作,在她身後飛揚的卷著月光,未等裙裾安定,短刃已精準插入灰狼的咽喉,與此同時,一道銀光從若風耳垂間擦過,是一支箭正中灰狼眉中。

灰狼喉中的低嗚聲隻發出一半,若風利落撥出短刃,回過身:“什麼人!”

月光打在黃沙上,又映著前人的臉。一身青衣的男人緩緩收弓,弓再普通不過,而持弓人……他好像是個瞎子。

若風仔細確認著,男人眼前確實蒙有一白緞。

“姑娘莫怪,在下青石村獵戶邢六,方纔聽見這狼想傷姑娘,冒然出箭,還請見諒。”男人雙手抱拳,略低了低頭。

若風走近些:“多謝,邢大哥真是好箭術,竟矇眼也能射中獵物!”

男人輕笑:“姑娘見笑了,餘自小習箭,卻不幸眼盲,而後便隻能通過聽覺和嗅覺來判斷獵物位置了。這樣的日子,已有五年之久。”

若風內心一陣唏噓:“為何當初不換門技藝學?眼盲再練箭,屬實艱難。”

邢六突然嚴肅道:“眼已盲,心未盲。練好箭術,才令餘覺得,眼並未盲。而其他技藝,也可再學。若當初停學箭術,恐是白白失去一門技藝。”

血腥氣很快蔓延開來,包圍著二人,包圍著若風的沉默,邢六的大拇指輕撫著自己的木弓,像在暗暗安慰著它,也像在安慰自己。

“邢大哥還收徒嗎?”若風笑盈盈欣賞地望著邢六道:“你教我箭術,我來為你醫眼睛,怎麼樣?”

邢六嘴角微彎,髮絲被海風吹的碎碎的蓋在他臉上:“那我可要做賠本交易了,我的眼睛,盲了五年之久,我在大荒尋遍醫師也未能醫好它,姑娘好勇氣,既要跟我這個瞎子學射箭,又要為我治眼睛。”

若風走得近些,好奇地觀察著邢六眼前的白緞:“包師傅食宿,怎麼樣?一個月治不好就包一個月,一年治不好就包一年,總之,包到將你治好為止,你算算,你並不吃虧啊邢師傅,嘿嘿。”

邢六臉上的笑意更濃了:“敢問姑娘尊姓大名?還是第一次有人讓我教他些什麼。”

若風趕緊理了理頭髮拍了拍衣裳:“我叫塗山若風。師傅放心,我自小飽讀醫書,大大小小的疑難雜症我都能治好,我不僅會治病,我還會洗衣做飯,保準不讓師傅餓著!”

話音剛落,若風的肚子就不爭氣的叫了一聲,二人一愣,而後都忍不住笑起來。

月亮就在頭頂,默默瞧著兩個人,海風也溫柔起來,若風拉起狼腿往海邊走,邢六默默跟在後麵,‘塗山若風,若風’,這名字他再熟悉不過,那是隱藏在內心最深處的記憶了,冇想到還能在這兒遇見她。

若風輕哼著小曲兒,心情愉悅地處理起灰狼的屍體,時不時回頭看看自己的“盲師傅”,想象著自己以後也能百發百中,在狩獵場馬背上的瀟灑英姿。

“師父,你的眼睛是怎麼盲的?”若風將烤好的狼肉遞給邢六,上麵的狼油還在滋滋響,她連忙拿回吹了吹再遞到邢六手裡。

邢六摸索著手中的木棍,像撫摸自己的木弓一樣,他小聲道:“曾經有一個老醫師說,我是中了蠱,可還未等他為我醫治,他就不幸亡故了。”

“蠱?我之前倒是對蠱瞭解過一二,他有說你中的是什麼蠱嗎?”

邢六低下了頭:“是雙生蠱。”他繼續用大拇指一遍又一遍的摩挲著木棍,隻是動作變得急速了些。

若風愣了一下,直直盯著邢六眼前的白緞看了一會兒,雙生蠱在大荒極為罕見,下蠱人需要用自己的血將兩隻同源蠱一同養大,而後將其中一隻雌蠱種進自己身體裡,另一隻雄蠱種進對方身體裡,雌蠱不僅不會傷害宿主,還可受宿主操控,種蠱人可通過控製雌蠱來使雄蠱啃食宿主的血肉。邢六被種的顯然是雄蠱。

“師傅知道下蠱人是誰嗎?”若風小心問道。

邢六的大拇指平靜下來,他抬起頭,衝著波光粼粼的海麵,良久,淡淡說出:“我殺不了他。”而後又低下了頭。

若風偏過臉去,眼神堅定:“雙生蠱隻有兩種解法,一種是殺死雌蠱,也就是殺掉種蠱人,雄蠱也會跟著死亡;另一種就是想法子將你身體裡的雌蠱引出。既然第一種不好做到,那我們就試試第二種,你已中蠱五年之久,眼睛想要立刻複明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要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重新看見。”

海風還是輕輕吹著,其中夾雜著一些蕭瑟,配上海的濕鹹,若風打了個冷顫,“師傅跟我去塗山吧,這眼睛一時也治不好,我既承諾包師傅食宿,就不能食言,我在塗山有家小醫館,有時還會有其他醫師來找我一起探討醫術,正好讓他們也幫你看看,有冇有更好的方法。”女孩狡黠的狐狸眼一閃一閃,充滿著期待。

邢六轉過頭,髮絲也隨之被海風吹向另一邊,嘴角彎起:“好,跟你去塗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