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風長明第2章 “天下之家”酒樓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與風長明》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塗山若風,長喆,書名叫《與風長明》,本小說的作者是邱無用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與風長明》

第2章

免費試讀

“幾千年來,大荒氏族間兵伐不斷,如今最強盛的,當屬青丘塗山氏與鐘山燭陰氏。說到青丘,不得不提的便是百年前這樁族長秘史!”青丘塗山城,名為“天下人家”的酒樓內,眉間紅痣的紅衣女子與眼覆白緞的青衣男子坐在角落裡,細細品著杯中的“隻半壺”。

酒樓中央此時圍滿了人,被圍住的老者衣衫破爛,灰白的頭髮胡亂用茅草綁著,他倚躺在桌子上,左手拖著頭,右手托起發黑的酒葫蘆灌了口酒,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他打了個酒嗝繼續開口:“如今統治青丘的這位族長,乃是老族長的親胞弟。”眾人唏噓一聲,有個嗑瓜子的老婦人不屑道:“這誰不知道!”

老人灌了口酒坐起,一直膝蓋曲起,笑了笑繼續道:“大家可知道老族長為何突然生病亡故,一夜之間這青丘塗山就換了主?”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嘰嘰喳喳討論起來,老人笑盈盈再次開口:“這老族長啊,並非是生病亡故。當夜老族長夫人正值生產,夫人難產,族中亂成一鍋粥,就在這時,有人趁機一箭射死了老族長。”

一圈人瞬間沸騰起來。

“各位可知老族長夫人為何會難產?”老人望了一圈,眼神裡透露出一絲不屑。

嗑瓜子的老婦人再次開口:“那是因為老族長夫人懷的是雙胞胎,肚子被撐得太大!隻可惜啊,當年為遵老族長遺囑,定要保住夫人性命,這其中一個男胎啊,夭折了!”

酒樓裡又沸騰起來,遠處幾桌人也開始討論起來。

若風鄰近的一桌,幾位漢子原本正在劃拳鬥酒,此時都已喝的醉醺醺。其中一人歎了口氣:“要我說,還是老族長好!原先他做族長,咱們青丘可是這大荒最強的!誰人提到老族長,那不誇一句好族長!”

另一個稍年輕的漢子抬起頭,臉頰喝的紅撲撲的:“我爹說,這二十年前啊咱們青丘,就冇有餓死的人,人人有力可出,有銀兩可賺,就算是天災,老族長也親自發糧賑災,隻可惜啊,這樣的好日子太短了!”

坐在他對麵的老漢搖了搖頭:“你們兩個瓜娃子,說這話也不怕被拉去砍頭!還是關心關心我們這個月在碼頭的銀錢能不能下來吧!說到這個可愁死我了,工錢三個月不發了,讓我這把老骨頭怎麼養家,我那兩個兒子都被拉去充軍了,兒媳孫子孫女都在街上乞討,我就等著拿到工錢帶老太婆去看病,錢再下不來,我怕老太婆她,我怕她。。。”說到這裡,老漢開始嗚咽。

“老骨頭,你冇錢還在酒樓喝酒,真不害臊!”鄰桌一衣著光鮮的老爺瞥了老漢一眼,往嘴裡扔了粒花生米。

老漢瞥了撇嘴:“老子是冇錢,那是因為錢都進你們這些狗老爺的肚子裡了,我喝個酒怎麼了,就這最劣的酒在其他酒樓也要比這裡貴三倍,我來圖個便宜喝一次怎麼了!”

華衣老爺一拍桌子站起來,一開口嘴裡的花生米碎往外飛濺:“嗨你這個老東西,反了你了!居然敢罵我,來人,給我打!打死他!”

幾個家丁走上來圍住老漢開始動手,若風剛想站起,一隻纖白的手按住了她,她側頭看了看,邢六對她輕輕搖了搖頭。

其他幾個漢子跑到華衣老爺麵前跪下來,一邊狠狠磕頭,一邊嘴裡祈求著:“饒了劉老頭吧老爺!他今日是喝醉了才說這種胡話,您大人有大量,他一包老骨頭了就放了他吧!”

若風狠狠捏著手中的酒杯,麵色冷冷的,邢六一隻手按住她的胳膊,另一隻手還端著酒杯,品嚐著未喝完的“隻半壺”。

老漢被打的吐出一口血,幾個家丁還不停手,華衣老爺坐到板凳上,邊嗑瓜子邊嘲諷的笑了笑。

邢六喝完最後一口酒,他用三指捏住白瓷酒杯,瞄準一個方向,酒杯應力彈出去,緊接著聽到華衣老爺“哎呦!”一聲,他捂著頭看著酒杯飛來的方向破口大罵:“哪個不長眼的砸的,老子要廢了他!”

家丁聽到動靜皆停手跑過來,看著老爺對桌的一男一女。此時桌上的紅衣女子看起來開心極了,她端起酒杯將剩下的酒一飲而儘,坐在紅衣女子旁邊的青衣男子看起來是個瞎子,他淡淡笑著開口道:“小二,麻煩送個新酒杯來。”

原本正準備去喊掌櫃的小二趕忙跑去拿出一個剛刷乾淨的酒杯,用乾淨的抹布擦了擦裡麵還未乾的水珠,雙手恭敬地遞到邢六手中:“客官請!”

邢六輕點了點頭:“謝謝。”

原本圍著穿破爛衣裳老頭的人群聽到這邊動靜又圍到這邊來,用手捂在嘴前麵與周圍人討論著。

華衣老頭一看對麵是個瞎子,捂著頭繼續開口:“原來還真是個冇眼的,看老子怎麼收拾你,你們幾個,去,去給我打死這個瞎子!”

幾個家丁圍過來,向上擼了擼衣袖,若楓瞧了瞧身高體壯的幾人,歪頭對邢六輕語:“師傅坐好,看我怎麼收拾他們!”

邢六勾起嘴,想起無妄島上灰狼被若風用短刀插入時的半截嗚聲。

若風站起來,眾人齊齊望過來,見到她眉間的紅痣,才認出這是無傷醫館的無傷小醫師。

“無傷醫師回來了!是無傷醫師!”大家開心的歡呼起來,精明的一些人已經跑去醫館前開始排隊,就連在地上被打得吐血的老漢也顫顫巍巍爬起,激動地看過來。

其中一個家丁弓腰走過來:“無傷醫師,你終於回來了!我娘子即將要生了,有你在我才放心!”

華衣老爺青了臉:“你小子還想不想乾了,管她什麼醫師,給我打,快點還有她旁邊那個瞎子,拉過來打死他!”

幾個家丁互相看著,一時猶豫不前。

邢六笑了笑站起來,低聲道:“看來我的小徒弟很有名啊,無傷醫師。”

若風滿臉尷尬,平日麵診時她穿著素以蒙著麵紗,冇成想今日竟被認了出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