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2章 燕雲十六騎,到!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第1442章燕雲十六騎,到!

腦子裡如同一團漿糊。

趙清瀾閉上眼睛,感覺眼前的世界黑暗下來,可腦海中的紛亂冇有絲毫停息。

她知道,今天這一麵之後,她已經和她的父親趙玄機徹底決裂。

父女之間不再是合作夥伴,更不是親人,而隻是利益互相牽製的對手。

暫時還不是敵人,但是關係已經降低到冰點,差不多了。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趙玄機的對手,她太瞭解他了。

這世上,若是能力、手腕和城府,肯定有人各在其領域能勝過趙玄機。

但是三者綜合,再加上一個冷血無情,那麼趙玄機就是天底下最頂尖的政客。

也正是這些,才讓趙玄機從微末崛起,一步一步走上如今高位。

哪怕是大行皇帝,和現在的太子,雖然對他如鯁在喉,可偏偏處理不了他。

甚至以太子那樣的性子和手段,都無法殺了他,還要給他尚書省省令的位置。

是太子冇能力嗎?

不是的,是趙玄機早已經在幾十年如一日的經營之中,給他自己打下了一個如同鐵桶一般穩固的基本盤。

這個基本盤不崩,不管是皇帝還是太子,想要動他,就要付出比他活著時候損失得多得多的利益和代價。

所以,皇帝不能殺趙玄機,太子,更不能。

而這一切,趙清瀾是親眼看著趙玄機一步一步編織出來的。

所以趙清瀾比任何人都更要瞭解趙玄機到底多麼可怕。

攥緊拳頭,趙清瀾突然覺得很累。

在這樣的旋窩之中,她根本無力獨善其身,偏偏她有影響不了任何人。

她能做的,彷彿隻有隨波逐流。

在這種無力感的摧殘下,趙清瀾感覺自己有些心交力瘁。

“娘娘。”

身邊掌事宮女溫柔的呼喚把趙清瀾拉回現實。

“何事?”趙清瀾疲憊地問。

掌事宮女輕聲說道:“娘孃的臉色不好看,要不要叫太醫來給娘娘看看?”

“不用了。”

趙清瀾緩聲說:“本宮的病,無藥可醫。”

這短短的八個字,卻是把掌事宮女嚇得不輕。

鳳禧宮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李辰親自安排過來的。

而她身為掌事宮女,還有一個最重要的職責就是時時刻刻觀察趙清瀾的一切,把所有資訊記錄下來,一旦有不同尋常的,立刻要通過東廠的秘密渠道交給太子殿下手中。

這條渠道,除了太子本人之外,冇有任何人可以乾預和檢視,屬於東宮絕對核心機密。

掌事宮女以為皇後孃娘真的生了病,還是絕症的那種,心驚肉跳的她不敢有絲毫怠慢和耽誤,在伺候趙清瀾休息之後,立刻把這條資訊記錄下來,然後通過早已經定下來的渠道,由東廠的高手,以最快速度加急送往太子手中。

而這條情報從京城出發的時候,李辰正在月牙關的城主府裡聽取吳搬山的彙報。

彙報剛到一半,有斥候傳來了訊息。

“稟太子殿下,寧王所屬,燕雲十六騎已到月牙關三十裡開外!”

聽聞此言,李辰霍然起身。

“寧王可到了?”

“並未見到寧王旗令。”斥候回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