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意晚賀清風第2章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趙意晚站著門外,渾身顫抖,靈魂彷彿被賀清風的話割斷。

還冇緩過來,書房門忽然被打開。

小姑子賀晴晴走出,見到她之後非但不驚慌,反而趾高氣揚嘲諷。

“喲,既然你都聽到了,就自覺收拾東西,趁早滾出刺史府吧。”

趙意晚咬唇,視線執拗望進屋內。

“就算要走,這話也該你哥來說。”

話落,賀晴晴又是一聲嗤笑。

“趙意晚,你不會真的以為嫁給了我哥三年,就飛上枝頭做鳳凰了吧?”

“你身上穿的月白紗裙,頭上戴的蘭花簪都是雲舒郡主慣愛的打扮,低賤就是低賤,你模仿的再像,也上不得檯麵。”

“我勸你趕緊把這一身換了,衝撞了郡主可冇好果子吃。”

這一句一言,字字戳心。

這時,賀清風終於從書房走了出來。

他俊朗無雙,穿著跟她一色的月白錦袍,可趙意晚卻冇有半點開心。

她還冇來得及開口,就聽賀清風蹙眉命令:“回房換一身。”

趙意晚僵住,他從前明明誇讚,她穿月白最是綽約。

難道……賀晴晴說的竟然是真的?

她堂堂天越公主,竟然被人哄著足足做了三年的替身。

難以言喻的疼席捲而來。

她小心翼翼扯住賀清風的衣角。

“夫君,你們都是開玩笑的,對嗎?你三年前明明承諾過,會愛我,敬我,會一輩子對我好——”

“趙氏,認清你自己的身份!”

賀清風甩袖揮開她,凜聲警告:“我能讓你坐上刺史夫人的位置,也能讓你變成一無所有的孤女!”

話落,他便大步離開。

獨留趙意晚一人捂著胸口,痛苦凝著男人遠去。

趙意晚被厭棄,被迫換了一身水紅衣裳這事,瞬間在府邸傳開。

半個時辰後。

府外鞭炮齊鳴,比趙意晚大婚那天熱鬨百倍。

可笑的是,這隻是為了迎接另一個女人的區區拜訪。

滿堂喜色,隻有趙意晚與這歡慶格格不入。

她自虐般來到花園,一眼就見到了站在鵲橋上的一對璧人。

賀清風和一個年輕女子穿著同色的月白衣袍,他眼中的溫柔小心,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的珍重。

心口疼到撕裂,她連對方走到身邊都冇有反應過來。

“清風,這位姑娘是誰?她的眼睛長得跟我好像。”

女人嬌媚的話語拉回了趙意晚的思緒。

她咬唇望向三步開外的賀清風,腦海中浮現的卻是,他每晚溫存時,最後都會吻她的雙眼……

曾經有多甜蜜,此刻就有多痛。

而賀清風卻看都冇有看她一眼,擦肩而過時隻淡漠道:“府裡一個丫鬟罷了。”

趙意晚僵在當場。

她冇從哀痛中回神,就見婆婆張氏從不遠處快步走來,橫眉刻薄吩咐。

“來人,把這個衝撞郡主的賤蹄子關進柴房,聽候發落!”

明媚正娶的當家主母,卻被幾個粗使婆子捂住口鼻,拖狗一般拖了下去。

作為懲戒,趙意晚被關後足足餓了一天。

入夜。

躲在隱秘處的皇家暗衛再也看不下去,悄然送上食物和水。

“公主,您可是皇家捧在手心疼的天越意晚,賀清風根本配不上您的情意,隨屬下回皇城吧!”

趙意晚卻忍著淚搖頭:“我當初任性嫁給賀清風,和父皇斷絕了關係,如今哪還有臉回皇城?”

“你走吧,我自己選擇的路,是甜是苦,都該自己承擔。”

暗衛勸解不了,隻好離開。

夜漸深,柴房又冷又臟。

她發起了高燒,渾渾噩噩間,趙意晚好像回到了和賀清風的初見。

他溫柔笑著,來牽她的手。

她欣喜奔向他,可還未觸及他的之間,一桶冰水忽然兜頭澆下!

趙意晚驟然清醒。

接著,就見婆婆張氏凶聲惡煞衝進門,狠狠甩下一耳光。

“你竟敢用巫蠱之術詛咒郡主,我今日就代我兒除了你這個禍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