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5章 白衣女子,喚醒楚淩天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車雄聽見念唸的話,微微的皺起了眉頭,雙眼中充滿了凝重的神色。

車雄知道念念比同齡人更懂事,也比同齡人明白事理,所以車雄並未瞞著念念。

他看向了念念,說道:

“念念,你爸爸身上的傷很重,現在的情況非常的不好,所以我們需要你幫我們將你爸爸從昏迷當中喚醒。”

“若是你爸爸再醒不過來的話,他這輩子或許也隻能在病床上度過了。”

念念聽見車雄的話,雙眼更加的紅了,眼淚也從眼睛當中流了出來。

“車雄叔叔,你快帶我去見爸爸,你快帶我去見爸爸啊!”

車雄拉起了念念就去了楚淩天所在的主帳。

車雄的心思都在楚淩天的身上,所以他並未注意到車下的異樣。

就在車雄帶著念念轉身離開,進入了主帳之後。

念念剛纔所乘坐的那輛車也啟動了,誰也冇有發現,就在那輛車開過人比較少的地方的時候,一道人影快速的從車底竄了出來。

不過隻是一瞬間,那道人影就消失在了戰狼大軍的營地中。

另一邊,念念進入了主帳,看見營帳中臉色慘白的楚淩天,立馬跑到了床邊,伸出手拉住了楚淩天的手。

“爸爸!爸爸,你快醒來啊!我是念唸啊!”

車雄看見眼前的一幕也不由紅了眼睛。

念念見病床上的楚淩天冇有任何的反應,她的心裡頓時就慌了。

楚淩天在她的眼中都是堅強的,都是被堅不可摧的。

而現在,楚淩天竟然躺在了病床上,一動也不動。

很快,念念就鎮定了下來。

她想到了那個白衣女子,她說過等她來了楚淩天的病房中,她就會將其他的人全部支開,給她媽媽創造來見楚淩天的機會。

她看向了車雄,說道:“車雄叔叔,我想和我爸爸單獨待一會兒,我想單獨陪陪我爸爸,可以嗎?”

車雄點了點頭,說道:“好,那車雄叔叔去忙了,你若是有什麼事情,你就讓門外的叔叔來找車雄叔叔好嗎?”

念念乖巧的應了下來。

車雄這才轉身離開了營帳,將空間交給了念念和楚淩天。

等到車雄離開之後,念念拉著楚淩天的那雙大手,頓時哭了起來。

“爸爸,你不能有事,你一定不能有事啊!你若是有事的話,念念怎麼辦?爸爸,你不能不管念唸啊!”

然而在聽見念唸的這番話的時候,病床上的楚淩天絲毫冇有反應。

念念哽咽的說道:“爸爸,我在機場看見媽媽了,媽媽知道你受傷的事情,所以,她也和念念一起來了。”

“媽媽說她會來看你的,所以爸爸你彆睡了,你再不醒來的話,你就見不到媽媽了!”

然而,不管念念怎麼樣說,病床上的楚淩天依舊冇有任何的反應。

巨大的恐懼和悲傷襲上了念唸的心裡,她的心裡是無助的。

現在楚淩天是她唯一的親人,也是楚淩天從孤兒院將她救出來,所以她的所有安全感都是楚淩天給的。

而現在,楚淩天竟然變成了這樣。

所以,念念心裡的安全感也搖搖欲墜。

“爸爸,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啊!你彆不管念唸啊!”

就在念念陷入到了巨大的悲傷的時候,一道白色的人影進入到了營帳當中。

來人正是白衣女子,白衣女子看見一臉難過和悲傷的念念,心裡不由有些抽痛。

她走到了念唸的身後,抬起手摸了摸念唸的腦袋。

“哭什麼,彆哭了。”

念念聽見白衣女子的聲音,立馬轉過頭看向了她。

念念在看見白衣女子的時候,心裡的悲傷和恐懼瞬間放大。

她抱著白衣女子的腰,就哭了起來。

“媽媽,爸爸真的昏迷了,爸爸不理念唸了,隨便念念怎麼樣和他說話,他也冇有迴應我!”

“媽媽,爸爸不會真的有事吧?念念不想要爸爸出事,我想要爸爸醒過來,我想要爸爸醒過來啊!”

白衣女子聽見念唸的話,不由歎了一口氣。

她知道小姑娘將她當成了媽媽,但是她不是啊!

隻是念唸的話語中充滿了悲傷,她也冇有去糾正念唸的稱呼。

念念不過是年僅幾歲的小姑娘,據她所知,楚淩天是念念唯一的親人。

所以,現在楚淩天出了事情,念念心裡害怕心裡著急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的心裡有些心疼這個小姑娘,小小的年紀竟然遇見了這樣的事情。

白衣女子拍了拍念唸的後背,安撫的說道:“小姑娘,你放心,你爸爸是龍國的英雄,他一定可以清醒過來的。”

念念緊緊的抱著白衣女子,抬起頭看向了白衣女子,懇求的說道:“媽媽,你可以和爸爸說說話嗎?你和爸爸說說吧,說說話,爸爸就能清醒過來了呢?”

念念剛纔已經嘗試了,她並不能將楚淩天喚醒,所以,現在她隻能將希望放在了白衣女子的身上了。

楚淩天一直在找林穆清,楚淩天也深愛著林穆清,所以,隻要她媽媽來了,她相信她爸爸一定可以清醒過來的。

白衣女子聞言,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臉色慘白的楚淩天。

她看著念念那張悲傷的小臉,她也不想要讓念念失望。

白衣女子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她說道:“我隻能試一試,但是我不能確定能不能喚醒你爸爸。”

念念說道:“媽媽,你一定可以喚醒爸爸的,爸爸這些年非常的想你,他很愛你,你來了,他肯定會醒過來的。”

白衣女子聽見這話,不由歎了一口氣。

她本來想要反駁,想要告訴念念她不是她媽媽,更不是楚淩天的愛人。

所以,楚淩天也不會因為她的出現而清醒過來。

但是反駁的話已經到了嘴邊,她還是嚥下了那些話。

她不由歎了一口氣。

哎,算了。那個小姑娘現在已經這麼悲傷了,她就暫時充當一下她媽媽吧。

想著,白衣女子走到了病床邊,她看見臉色蒼白的楚淩天,不知道為何心裡竟然感覺有些鈍痛。

她摸了摸自己的心口,然後壓下了心裡的異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