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知道我家少爺是誰麼?

關燈 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蘇晨是怎麼知道外麵要來人的?

楊元十分奇怪這一點。

因為這是大酒店,走來走去的人很多。

退房,住房,吃飯的……

蘇晨怎麼就確定,是來找他們的?

然而不等楊元詢問,那人進來之後,後麵又跟著五個黑色西裝的保鏢模樣的男人。

最先進來的那位,好像在前台出示了證件,然後找到了自己的目標房間,將目光看向了樓上。

隔著半空,視線碰撞在一起。

楊元就知道,這是衝他們來了。

六個黑衣保鏢,左右各三個,開道,恭敬的迎接一個“大人物”。

“蘇哥,是誰啊,在京都還搞這麼大的排場?”

楊元下意識的問道。

人家有五個人,他們這邊隻有兩個。

再看蘇哥,雖然已經洗漱完了,可是他穿著的還是常服。

雖然不像正是見客人,穿正裝那麼正式,但瞧瞧他自己。

楊元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的睡衣,突然覺得這樣見人有些不禮貌,於是又回到了房間更換。

他卻冇有發現,蘇晨的一身穿的是休閒的。

腳上掛的是人字拖。

踏踏踏。

樓梯間在上來人。

“你就是蘇晨吧。”

“我們家少爺請你過去。”

來人冇有多少廢話,他不像是上來邀請的,倒是像過來下命令的。

然而蘇晨翹著一個二郎腿,抽著煙,像一個街溜子,對於這人的話,無動於衷。、

這人生氣了。

“好言好語請你,你無視我對吧。”

“是不是還得讓我動手啊,你知道我們家的少爺是誰嗎?”

京都大家族的仆人,見到了小地方來的人,都比較有傲氣。

今天,蘇晨算是見識到了。

“是誰啊?”

蘇晨不鹹不淡的問。

“嗬,說出來嚇死你。”

蘇晨的煙都快要抽完了,然而這個人還在磨磨唧唧的,他覺得有一些無聊。

這個家丁說話就像是以前的話本一樣。

“洗耳恭聽。”

蘇晨左手的小拇指在自己耳朵裡麵掏了一下,彷彿是覺得裡麵癢。

他瞄向這個家丁。

家丁得以無比:

“聽好了,我家的少爺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嫡長子,下一任李家的繼承人,就是他。”

這話說得那叫一個傲。

然而蘇晨臉上並冇有表現出驚訝。

能夠有牌麵,進來找他的,不是李家就是何家的人。

他能夠大概猜到是誰進來,卻不知道具體是誰,現在明瞭了。

是李家的少爺。

那應該是來興師問罪的了。

家丁有一些疑惑。

就算在京都,那些小家族的人,那些開公司的老總,聽了李家的名號,也得嚇得哆嗦腿。

這個人卻像是不認識他家少爺,不知道李家的名號一樣。

疑惑過後,就是鄙視。

看蘇晨的那個打扮,已經就是小地方出來的,再加上居然和自己的保鏢住同一間房,這種窮酸少爺,冇有聽過李家的大名很正常。

少爺還在一樓的會客廳中,等著蘇晨呢。

不能夠再耽擱了。

“你走還是不走?”

家丁嗬斥道。

蘇晨慢悠悠的抬頭:

“既然是他想要見我,那你讓他上來就是。”

“嗬,我們家的少爺是什麼身份,你是什麼身份?”

“讓我們家的少爺來見你,你好大個臉。”

“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讓我親自動手‘請’你下去吧。”

家丁說完,擼起袖子上前正要動手。

恰好這個時候,楊元換好衣服出來了。

“他是誰?”

“過來請我們下去喝茶的。”

蘇晨道。

“喝茶?需要動手?”

“嗯,反正他動手了,你要不和他玩玩?”

楊元看了看自己剛換好的衣服。

“媽的,早知道要弄臟,就不換了。”

家丁:“你想要乾什麼?”

“揍你啊。”楊元道。

一個地下拳場的拳王,金腰帶的獲得者,對付一個家丁不要太容易。

說是打架,實際上是家丁被毆打。

如果不是楊元收著手,這個家丁一定會被打死。

“行了,就這樣吧。”

蘇晨擺了擺手,製止道。

看著教訓也差不多了,該去見見那個李家的少爺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